三队亚冠之争:四队同遇到一道难题山东上签江苏险胜

  一年之久,亚洲冠军杯四强之争的分组情况,一年之久,一年之久,一年之久,一年之久,一年之久,一年之久。就签入位置而言,山东泰山队相对较好,其余三支球队广州、江苏、北京等地,在签入阶段必然要打上硬仗。尽管如此,对以中国为背景的亚冠赛程上发生的一次碰撞,在多次出现中国的“不给薪水的暴发”和“不给薪水的暴发”的情况下,这才是最大的难题。

  因为这个赛季亚冠扩军,所以东亚区在正赛阶段由原来的16支队伍扩大到20支,原来的4个小组也增加到了5个,更重要的是小组出线规则也发生了变化,以前的小组前2名稳定出线,变成5个小组第一、3个小组第二携手晋级淘汰赛。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有两个组别的东亚区第二将会获得亚冠16强。尽管目前小组已不再有中日韩澳这样的“固定组合”,但晋级的难度并未降低。

  因为资格赛还没有开始,而且采用集会制的联赛阶段的承办场地还没有确定,所以对于联赛第四阶段的比赛情况还只是部分清楚而已。就目前情况来看,山东泰山队签运是其中相对最好的一支球队,在同一支球队中,来自泰国港口队、中国香港杰志队、日本大坂樱花队和澳大利亚墨尔本胜利队/缅甸掸联队之间的胜者。

  由于泰国港口队连续第二年打亚冠,但去年在资格赛阶段的第二轮就输给了菲律宾的联合城市队,因此缺乏亚洲顶级赛事正赛阶段的经验,曾经效力于大连的科特迪瓦前锋博利现在还在队中,双方的合同在今夏就会到期;山东泰山队与泰超球队之前的6战3胜2平1负的比分优势更为明显。中国香港杰志队,以前在亚冠赛场上和一支来自山东的青年队同场竞技,尽管之前他们没有和山东泰山同场竞技的经验。惟一能给山东泰山带来威胁的,就是需要打资格赛的四个队,无论是大坂队还是墨尔本队,都有一定的实力,如果要选的话,澳超球队可能会更多的选择这四个队。

  在亚冠联赛中,北京国安队将是第一个参赛的球队。北京国安队在上个赛季的联赛中,需要从资格赛阶段打起,很有可能要和澳超的布里斯班狮吼争夺正赛入场券。如能成功晋级,北京国安队将与泰国BG巴吞联队、韩国蔚山现代队(卫冕冠军)、越南电讯体工队等同组队,他们的情况和泰国港口队一样,虽然也打过亚冠,但大多是在资格赛阶段就被淘汰,另外,2015年北京电讯体工队曾与尚未更名的泰国BG巴吞联队同组队,当时国安队3-0大胜了还叫“泰国玻璃”的那支球队;而越南电讯体工队今年的亚冠初体验就是这样。

  这支球队最大的对手是蔚山现代队,也就是2020赛季的冠军杯。在上个赛季的1/4决赛中,北京鱼止步了,被蔚山现代击败。事实上,在亚冠赛前五场比赛中全败蔚山现代北京将再次获得改写尴尬记录的机会。如今的蔚山现代队的主帅是曾经是杭州绿城的洪明甫。

  如果韩国大邱队能够在资格赛阶段超越泰国清莱联队,那么前亚冠冠军广州FC队就可以和日韩球队同组。但是,川崎前锋队现在的这支广州队喝得很多,作为上赛季日本国内J联赛和天皇杯的双料冠军,这支队伍近四年来一直在主教练鬼木的带领下建立着战术体系,在广州队“只出不进”的指导方针下,能否延续前两战无败绩的纪录?应当注意。关于韩国大邱,之前和广州FC就曾在2019年有过一次交手,当时广州FC客场1-3负于乌龙,主场1-0获胜。另一支菲律宾城市联队则最多只能充当“搅局者”。

  苏门答腊队是一支与日本名古屋鲸队,马来西亚JDT柔佛队,也可能还有韩国浦项铁人队同组的球队,也就是说,很可能是一支与日韩同组的球队。尽管三个对手看起来不算太强,但他们也不能一口就吃掉鱼腩。此外,江苏*队自身实力下滑,主教练*特谢拉确认离队,*队的未来还未敲定,加上前三个赛季还没有对战双线,所以前景并不乐观。

  当然,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还会遇到更大的难题。据1月25日公布的赛程安排,东亚区的亚冠冠军将在4月21日到5月7日之间进行比赛;而最初的赛程安排则是4月初开打,考虑到目前的暴发,东亚区的亚冠冠军如果要在海外踢亚冠,不仅要面临回国后的隔离,而且还要面临亚冠,而亚冠冠军在赛程上发生车祸,牺牲掉足协杯还是可以接受的,显然中超联赛比足协杯更重要。此外,亚洲区的世预赛40强赛也可能于5月31日至6月15日举行,中超联赛将再次让位。如何选择,以及中国的社会性别意识在社会性别意识中将起到怎样的作用,我们希望能尽快得到一个合理、合理的答案。

标签:球队 资格赛 亚冠 阶段 东亚区